业务研讨
业务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研讨

我国公证活动的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研究

??来源:admin??2015-8-13 13:27:09??浏览次数:1631?次

?

?????????????????????????????????????????????????

?

?

?我国公证活动的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研究

高世崇???????????????? bet36娱乐app_bet365系统维护 bet36_bet36体育投注靠谱吗?

?

关键词:公证活动;程序正义;实体正义;价值冲突
?
前言:法制建设的根本目标在于公平主义的实现,而近年来实际建设中又侧重于对实体与正义两方面关系的考虑。大多欧美国家受其自身法律文化历史以及法系特征影响,使其更强调程序正义的重要性,相比之下,我国法律完善中更倾向实体正义。尽管近年来程序正义在价值上已得以重视,但如何处理其与实体正义的关系方面仍是当前法制建设水平提高的制约性因素。因此,对实体与程序正义在公证活动中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相关概述
(一)公证活动的概念界定
对公证活动的理解,根据我国现行法律与以往学者研究,可将其理解为公证机构按当事人提出的相关要求审查相关的法律文书、法律事实与行为,判断该法律行为是否合法与真实并出具相关文书予以证明。其中体现的含义具体体现在受理公证事项、核查事项是否合法且具有真实性、送达公证文书并归档案卷。应注意的是公证活动的关键在于文书的出具,其是保证公证活动质量的核心所在,文中关于正义价值的分析实质也是对公证活动具体程序以及实体内容的反映[1]
(二)程序正义的解析
关于程序正义的定义可追溯至英国法律中相关的程序概念,其是法官对公共行为进行控制需遵循的主要原则,提出对于案件不可由与之相关的人负责且法官应保证对双方陈述认真听取。无论立法过程中或实际执法过程,在英美国家主要将程序正义作为主要标准,被称之为程序本位论。而程序正义在我国法制完善过程中也改变以往忽视程序独立价值的现状,从相关法律内容以及汉语词典中可发现,关于程序与正义的概念都进行具体明确。综合来看,程序正义在概念上可界定为任何法律制度需有配有相应的程序法,且在司法实践中要求使程序法得以落实,以此保证公众权益。与实体正义内容相比,程序正义更侧重于操作规程在法律中的表现更具公平性,与审判结果正义相比,程序正义注重审判全过程中保持平等。因此,程序正义在概念上更表现为不对其他正义价值否定的基础上,着重表现程序自身价值所在[2]
(三)对实体正义的解析
实体正义在我国当前法律中也具有具体定义,主要指在结果上实现实体公正,要求关于公众权益在法律中的体现应在实际中得以落实,人们实际所得的利益与需法律规定的内容保持一致。对其具体理解可归纳为三方面,首先从法律规范角度方面的实体正义,其正义价值更体现在协调社会利益方面,且关于实体法的相关案件应给出具体的法律评价。其次,平等角度中的实体正义,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需要公证活动中保证法律适用更为合理。最后在衡平角度中是实体定义,主要针对法律修整问题而提出,尤其在法律规范与具体案件涉及的社会利益发生冲突时,需利用衡平手段使法律得以修正[3]
二、程序与实体正义在公证活动中的对比分析
(一)公证活动中程序正义的体现
对公证活动是否实现其正义的目标通常要求以程序法的落实为依据进行衡量,判断公证活动的开展是否与程序法相关规定要求相吻合。现阶段我国法律法规完善过程中对程序正义的重视程度逐渐增加,要求实体正义的实现应依托于具体程序内容。从法理学角度,实体正义往往随个人主观意愿发生一定的改变,在不同案件中的表现也较为不同。相比之下,程序可作为具体反映实体内容的模式,保证程序设计合理的前提下才可使反映程度得以提高。同时,程序正义在内容上多注重人文关怀的实现,通常满足程序要求的基础上能够客观反映存在的事实,是实体正义得以实现的保障。另外,在公证活动方面,正义的实现在公证文书中融入所有客观事实。而程序在整个公证活动中的表现至关重要,原因在于公证活动在性质上是对国家公证权的行使,且公证机构需从程序上严格按照法律规定使其自身的信誉度得到当事人或其他相关结构的认可。因此比较而言,公正活动实现正义的目标需充分发挥程序法的作用,而实体内容的重要性则未得以突显出来[4]
(二)实体正义在公正活动中的体现
????事实上,公证活动正义价值的实现需以程序法作为依托,但并不意味实体内容在公证活动中不具备有效性,很多公证员在对具体案件与法律关系分析中需从实体内容角度进行考虑。例如,公证民事法律关系过程中,在考虑法律行为的同时还需参照我国《民法通则》中的相关规定,以此作为实体法判断法律行为的合法性与真实性。应注意的是许多实体法对于不同案件在要求内容方面存在一定的差异,将《民法通则》作为实体正义实现的基础的同时,还应对其他部门法进行分析。一般许多公证员对该规定往往存在一定的错误理解,认为应从形式角度判断当事人行为与法律规定内容是否相符,而法律法规本意在于分析行为活动的真实性与合法性。与程序正义不同的是,对公证活动民事行为合法性的判断不应由公证机构进行判断,法律行为与公众利益能否吻合需依托于法院进行最后裁定。从此方面看,二者存在一定的差异[5]
三、程序与实体正义的价值冲突表现
二者从价值角度存在的冲突主要可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分析。首先,从二者所呈现的价值内涵方面,通常实体注意要求通过立法构建相应的政治领域相关制度或民商事具体规则,价值侧重点在于权利与义务分配的要求。而程序正义多集中在执行实体正义相关制度的阶段,主要通过具体程序保证实体正义中权利与义务得以落实,价值内容的体现注重分配权利与义务的具体过程。其次,在价值评价体系方面二者存在一定的差异。关于价值评价体系,二者各自具有独立性特征,实体正义是否得以实现不会对程序正义优劣起到决定性作用。简言之,即使现行实体法具有明显的优越性,程序法很有可能与之存在不相匹配的状态,所表现出的法律程序也未必适用于法律实体内容。以权利与义务进行分配的相关制度为例,可看出与资本主义国家相比,我国在该制度方面表现明显的优势,但受客观因素影响导致程序正义内容具有明显的滞后性特征。同时,二者在评价体系中的具体要求标准也各不相同,通常实体主义用来描述社会群体的共同追求,对实体正义价值评价的标准局限在从相对公平向绝对公平进行转化,如共产主义目标的实现可理解为实体主义追求的最终目标。而判断程序正义价值的标准集中体现程序正义自身以及其他相关的如效率、自由、公平以及秩序等价值内容。因此,从价值评价标准方面二者表现出一定的冲突,评价体系较为独立。最后,从程序正义发展的历程角度,其自身的价值更具历史延续性特征,现代许多程序正义思想以及程序法相关内容在整个历史长河中都有所体现,如正义二分法的提出在早期亚里士多德的作品中便可挖掘出来。因此,程序正义自身的发展历史决定其价值集中表现为部分或整体社会群体的思想,而非依托于实体正义才可实现自身的价值,独立性表现极为明显[6]
四、正确处理程序与实体正义二者间关系的路径
无论从二者概念、实际理论内涵或价值冲突等方面都表现出一定的矛盾性,这种矛盾在实际公证活动中体现更加突出,如即使完全采用法律规定的相关程序,也可能存在实体正义受程序的影响而导致犯罪行为更加恶劣。因此为使公证活动中正义的实现以及二者冲突的解决可采取以下两方面的策略。
(一)程序与实体正义冲突问题的解决
????对二者矛盾问题的解决,主要保证二者遵循两方面的原则。第一,从个案平衡角度。以我国2007年“许霆案”为例,其在判刑方面由五年有期徒刑取代一审中的无期徒刑,该案件产生判决争议的关键在于存在两种思维方式的冲突,包括专业的判断与民众的关注,其中执法人员将对案件的判断以罪名认定为主,依靠现有法律条例便进行无期徒刑的判定,而民众角度更侧重于量刑问题,认为无期徒刑的罪名过重。两方面的观点都充分说明法律中存在的重定性而轻量刑的缺陷,实质表现出程序与实体正义发生的冲突,因此为解决二者存在矛盾,要求无论在公证活动或实际诉讼案件方面不应机械式的坚持程序法,需根据客观情况对案件性质进行判定,保证二者有机结合,做到打击犯罪的同时实现人权保护的目标。第二,对于价值冲突问题,应保证二者满足价值位阶要求,使个人、集体以及国家利益实现统一,同时在考虑法律效益的同时应分析对社会效益可能产生的影响,确保公证活动或司法活动能够起到推动社会稳定发展的作用[7]
(二)公证活动正义价值实现的策略
公证活动正义价值的实现首先要求办证方法的正确把握,公证员应注重多理、多查与多问。其中的多理主要指结合案件内容对法律关系进行理清,并对公证活动涉及的相关当事人以及关系人等权利与义务内容理清,且做好财产关系的理清。而在多查方面强调对事实真伪的辨别,可根据现行公证程序的相关规定对当事人的相关材料进行核查、对案件涉及的相关内容如财产权利等进行调查或直接通过鉴定机构采取鉴定的方式。在多问方面,注重对当事人行为能力以及具体案情询问,通过询问问题得出结果。其次,在出证要件方面,需明确当事人主体以及适用的法律,避免存在公证活动出现价值取向偏离的情况。最后,公证活动在证词表述方面需详列具体内容,防止出现歧义问题,并使当事人对证词进行签字。同时公证程序中还需注重公证书的送达工作,而且要求公证员及时将公证信息向当事人告知。这样才可使公证活动正义价值得以实现[8]
结论:正确处理程序与实体正义二者的关系是推进我国法治社会建设水平提高的重要途径。实际处理过程中应正确认识公证活动、实体与程序正义二者的内涵,结合二者的对比分析以及价值矛盾冲突问题,采取相应的完善策略,具体表现在遵循个案平衡以及价值位阶的基本原则,同时要求保证公证活动正义价值的实现,以此实现二者的统一,服务于社会主义发展。
参考文献:
[1]黄群.公证活动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若干思考——以国内民事公证实务为例[J].?法治论丛,2012,06:32-40.?
[2]张喻忻,周开松,覃志军.对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关系的法理学思考[J].江西社会科学,2010,11:103-105.?
[3]杜亚涛.司法中实体正义的价值及其实现途径[D].南京师范大学,2011.?
[4]刘雪梅.实体、程序并重—公共利益的双维度界定[D].扬州大学,2014.?
[5]程龙.对程序正义研究中的两个基本认知模式的批判性反思[D].吉林大学,2006.?
[6]邹立君.“重实体,轻程序”命题的语境分析——兼论程序正义问题[J].法制与社会发展,2010,04:40-46.?
[7]孙锐.对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之冲突关系的质疑[J].政法论坛,2010,01:177-180.?
[8]张继国,王涛.关于民事诉讼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思考[J].经济研究导刊,2013,34:293-296+298.
?
?
?
?

?

?

版权所有:bet36娱乐app_bet365系统维护 bet36_bet36体育投注靠谱吗 电话:0375-7081639
地址:河南省平顶山市启蒙路5号院??豫ICP备15027486号-1??技术支持:长春诺特瑞软件有限公司 访问量:253145 次